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写实纪实 > 现代 > > 正文

迎接毛主席进驻北平(纪实文学)

来源:创新文学网 作者:周治龙 时间:2021-08-03

 

迎接毛主席进驻北平

周治龙

 

1949年1月31日,随着平津战役结束,北平实现和平解放,中共中央进驻北平的工作被提上日程。迁移的前期准备工作已经基本就绪,3月21日中共中央决定,立即实施迁移行动,出发日期定在3月23日。中共中央机关决定分三批离开西柏坡。第一批先遣队,已经先期到达北平完成了接管工作,并为党中央进驻北平打前站;第二批是中共中央机关和毛泽东等领导人,乘坐汽车从西柏坡,经灵寿、正定北上,向北平进发;第三批是后勤部门和后卫,坐车押运物资,经洪子店、温塘、平山、石家庄乘汽车北上北平。

3月23日,是中国历史上极不平常的日子。天刚蒙蒙亮,承担迁移任务的大卡车、吉普车就在西柏坡的河滩上整装待命,这些车辆来自刚参加完平津战役的四野汽车团。随行迁移的中直各机关干部,也已经打好行装,到指定地点集合。

上午,毛泽东离开的时候,一大早院子里就聚满了欢送的人群。毛泽东与送行的人一一握手,当地群众一个个热泪盈眶,恋恋不舍。临行前,毛泽东兴奋地对周恩来说:“今天是进京的日子,进京赶考去!”周恩来笑着说:“我们应当都能考试及格,不要退回来。”毛泽东说:“退回去就失败了。我们决不当李自成,我们都希望考个好成绩。”

11时,中共中央和解放军总部出发了。毛泽东和中央领导同志在中央警备团的护卫下,乘坐11辆美式中型吉普车、10辆大卡车组成的车队,向北平开进。第一辆是带路的前导吉普车,上面坐着7名警卫人员;第二辆是毛泽东乘坐的中吉普,与主席同乘的是6名警卫人员;第三辆是警卫的中吉普,几名警卫战士紧跟毛泽东车后;第四辆是刘少奇一家;第五辆中吉普是毛泽东夫人和女儿乘坐;第六辆中吉普坐的是周恩来一家;第七辆是朱德一家;第八辆是任弼时一家;第九辆是陆定一一家;第十辆是毛泽东秘书叶子龙一家;第十一辆中吉普是7名警卫断后。中央警备团的手枪连和一个步兵排分别坐在大卡车上,担任沿途护卫任务,中直机关的其他工作人员也分别安排乘坐敞篷大卡车。

因从西柏坡到北平道路不平,坑坑洼洼全是土路,所以安排了三天行程。现在如果乘坐高铁从石家庄到北京,也就一个半小时的行程,但那时候却要走三天时间。70多年来,我们伟大的祖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更应该珍惜现在的幸福生活。

23日傍晚,车队在离唐县8里地的淑闾村停下宿营。24日上午,车队从淑闾村出发继续向北行驶。经保定、徐水、定兴、新城(今高碑店)等县,于傍晚到达河北涿县(今涿州)。

北平市长叶剑英和即将担任铁道兵司令员的滕代远早已经到达这里迎候党中央的车队。叶剑英走上前同毛泽东握手问候,毛泽东冲他笑着说:“忙得很吧?辛苦了。”随后,叶剑英与周恩来等领导人研究第二天的日程。周恩来向他交待,到北平住下以后,要在西苑机场举行入城式,先检阅部队,然后与各界代表见面。这时,毛泽东插话说:“党中央进驻北平,这是一桩大事,政治意义十分重大,是党和军队胜利的历史上最有意义的事情,一定要计划好。”

3月25日凌晨2时,毛泽东和其他中央领导从河北涿县坐上有8节车厢的火车,驶向北平的清华园火车站。

早在前一日,平津卫戍司令部指示第207师师长吴烈,于当日下午对清华园火车站内外、火车站至颐和园公路沿线、颐和园至西苑机场公路沿线及机场周边、西苑机场至香山公路沿线进行严密警戒,不允许出任何差错。并由吴烈负责进站接护毛主席及其他中央领导人到颐和园。这时,吴烈师长早早地赶到了清华园火车站,对车站内外的警戒布置、哨兵位置及武器进行反复检查,再三叮嘱要提高警惕,任何人不准靠近。

为什么是吴烈来迎接护卫毛泽东呢?

 

一、紧急奉命调北平

 

我们先看看吴烈的简历:吴烈,1915年10月出生在江西省萍乡县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1930年5月在安源煤矿参加中国工农红军,不久便担任红一方面军总前委特务队队长、国家政治保卫大队大队长,开始保卫毛泽东、朱德等红军首长参加中央苏区历次反“围剿”和二万五千里长征。到达延安后,1938年2月任中央警卫教导大队大队长,1942年10月任中央警备团团长兼政委和延安北区卫戍司令员。抗战结束后,为了给党中央迁移承德做准备,他带先行团到达承德后内战爆发了,他即任热南军分区司令员、东北民主联军第8纵队22师师长和东北野战军第45军133师师长,率部参加了辽沈、平津战役。1949年1月15日,吴烈率该师完成攻克天津的任务后,在津南进行整训,准备南下作战。下旬,中央决定调他到第47军160师,留守北平与中央警备团一起担负保卫党中央和北平的卫戍警卫任务。

主要原因是:吴烈从参加红军后就一直担负保卫党中央和毛泽东等中央领导的警卫任务,有丰富的警卫工作经验;而第160师干部战士成分好,部队纯洁,参加过剿匪,大部分是佳木斯和牡丹江的翻身农民,营连干部大多参加过抗日战争,营团干部参加过长征,师以上干部大都是老红军。所以中央选调吴烈和第160师留守北平担负保卫党中央和卫戍北平的警卫任务。

1949年1月底,吴烈赴北平南郊大红门的160师任师长,和他搭档的政委是邹衍,俩人在延安时期就熟悉,一个是中央警备团团长兼延安北区卫戍司令,一个是陕甘宁边区政府保卫团政委兼延安南区卫戍司令,现在他们俩儿又共同来完成保卫党中央和卫戍北平的任务。

这一时期,中央社会部也为党中央迁移北平做准备工作。2月初,中央社会部副部长李克农从西柏坡到北平,为中央驻地的选址和安全警戒进行全面调查,并与北平市警备司令员程子华一起到香山勘察后,确定香山为中共中央、解放军总部的驻地,对外称“劳动大学”。

为什么党中央把迁移北平后的驻地选在香山,没有选在中南海呢?因为,北平1949年1月31日和平解放后,中南海曾是国民党华北“剿总”的驻地,地处闹市,安全警戒条件不成熟。李克农考察后,向中央建议,先选离北平市区20公里的香山为中央机关的临时驻地。那里林木葱郁,环境幽静,有利于防空。中央机关驻在香山,军委机关驻在西山一带。周恩来同意并非常重视香山地区的安全警戒问题,强调请四野先抽调一个师到香山一带驻守,准备保卫党中央。

3月初,中央军委决定,将第47军160师番号改为华北军区独立第207师,隶属华北军区平津卫戍司令部指挥,警卫业务归中央社会部领导。同时,将207师师部移驻北平西郊颐和园北宫门旁的大有庄。该师下辖3个团和5个直属营连,619团驻海淀、植物园、动物园至西直门一线,620团驻八大处、磨石口、田村、黄村地区,621团驻清河兵营,警卫营驻香山。从3月中旬开始,吴烈率207师正式担负卫戍北平的任务,对北平西郊,尤其是香山一带进行严密警戒。

当时的北平,曾是国民党反动派统治在华北的中心,社情异常复杂。傅作义的守城部队虽然拉出城外进行改编,但国民党的军警宪特并未受到打击,特别是国民党中统、军统等8大系统的特务机关114个,特工人员1.6万多人潜藏了下来,无时不在伺机破坏;社会上流散着5万多国民党军的散兵游勇;王凤岗的杂牌土匪武装几百人及宪兵第7团2000余人在北平和平解放时携带武器溃散,潜伏在市区和郊区,经常搞反革命破坏活动;城内原有的歹徒、流氓及其他无业游民,也利用我军刚入城和治安尚未就绪之际,为非作歹,抢劫、偷盗、强奸、投毒、行凶杀人等案件时有发生;城市脏、乱、差,社会上黄、赌、毒泛滥。因此,当时的北平并“不太平”。

吴烈和邹衍分析形势,指挥部队对香山地区开展大规模拉网式清查,肃清国民党军的散兵游勇。据历史档案记载:至3月21日,收容和处理流散官兵30912人,平均每天处理625人;收缴长短枪691支、轻机枪3挺,各种弹药6321发,汽车30辆,还有一批军用物资,对暗藏的国民党特务以及危害社会治安的黑社会组织、地痞、流氓进行严厉打击。

 

二、护送毛泽东等中央领导人进驻香山

 

3月25日天刚亮,毛泽东乘坐的列车徐徐驶入清华园火车站。在站台上等候多时的华北军区司令员聂荣臻、北平市委书记彭真、第207师师长吴烈见毛主席第一个走下车厢,依次走向前和毛主席握手。随后,吴烈向毛主席敬礼并大声说:“主席好!”

毛主席微笑着对他说:“吴团长,你怎么来了,咱们可是很长时间没有见面了哟。”毛泽东一时还改不了口,还用在延安时的称呼。

吴烈笑着回答:“来接护主席进北平,离开延安好几年了,很想念主席。”

毛主席接着说:“让你过来是恩来、克农同志的一致意见哟,说你有经验,和领导同志们又都熟悉,你在延安搞得很好嘛。”

这时其他中央领导人陆陆续续走出车厢。周恩来走过来,吴烈立刻上前敬礼,并说:“周副主席好。”

周恩来说:“噢,是吴烈呀,你好,你好,辛苦了。”

吴烈答:“安排我接护首长们。”

周恩来与聂荣臻、彭真攀谈了几句,看了一下手表,向毛主席请示说:“主席,他们都准备好了,是不是现在就出发?”

毛主席说:“好啊,现在出发。”

吴烈接着向毛泽东和周恩来简要报告了下一步的行程安排。吴烈一边与毛主席交谈着,一边引导毛主席坐上车。接着,他引导其他中央领导人一一登上指定的车辆。他在车队前后认真检查一遍后,坐上第一辆开道车,迎着第一缕曙光,缓缓地驶出清华园火车站。

车队最前面的开道车是两辆美式中吉普,上面坐满了207师警卫营全副武装的指战员。车队最后面紧跟着的是两辆美式中吉普和一辆敞篷大卡车,也坐满警卫营全副武装的指战员。

车队上了公路后逐渐加速,一路往西向颐和园方向驶去。因为天刚亮,大部分市民还没有起床,又是远郊区,再加上已实行戒严,路面上看不到任何行人和车辆。只见近7公里长的公路沿线两侧,每隔10来米就有一名荷枪实弹的战士警戒,一直排到了颐和园的东宫门,他们是第207师619团的官兵们。

车队很快到达东宫门依次停下,207师政委邹衍上前帮毛主席拉开车门,并报告说:“我是207师政委邹衍,主席辛苦了。”

毛主席仔细端详他并微笑着和他握手。吴烈走过来和邹衍一起引导毛泽东和其他中央领导人,有说有笑地走进了颐和园东宫门,到益寿堂作短暂休息。颐和园的风景虽然很美,但益寿堂房屋年久失修,缺乏必要的生活设施,为了迎接毛泽东等中央领导同志入住,事先派人装上了电灯,接通了自来水,将旱厕改成了抽水马桶,并搬进来一些家具。

下午2点多,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任弼时等中央领导不顾旅途疲劳,乘车向西苑机场开去。路上全是吴烈师派出的警卫战士,他们站在哨位上执行警戒任务。

参加受阅的部队是四野的炮兵、坦克部队和第41军“塔山英雄团”等部队,吴烈的第207师621团,共计2万多人。他们早已列队,整齐地排列在机场一侧。穿着各式服装的工农商学各界代表和民主人士的队伍打着欢迎的横幅和各种标语,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排在受阅部队的队尾,他们都渴望早点见到毛主席和朱总司令。

下午3点,随着4颗信号弹在西苑机场上空升起,盛大的阅兵式开始了。毛泽东、刘少奇、朱德、周恩来、任弼时在叶剑英、聂荣臻、林彪、罗荣桓、贺龙陪同下,分乘敞篷吉普车开到受阅部队队列前,全场一片寂静。

毛泽东站在第一辆吉普车上,阅兵总指挥刘亚楼向毛主席敬礼报告:“受阅部队集合完毕,请指示!”毛泽东用浓重的湖南口音大声回答:“开始!”刘亚楼下达受阅命令,并登上毛泽东的吉普车站在主席后面。

军乐队奏起雄壮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毛泽东和朱德、刘少奇、周恩来、任弼时的吉普车依次缓缓驶向受阅部队。站在队列前的各方队指挥员举手向毛泽东等中央领导人敬礼。毛主席不时举起右手还礼。队列中响起嘹亮的口号:“毛主席万岁!”“朱总司令万岁!”“中国人民解放军万岁!”

毛泽东说:“同志们好,同志们万岁!”不时地向受阅官兵挥手致意。

当检阅车来到群众代表队伍前时,掌声雷动,人们激动地跳跃着,振臂欢呼:“毛主席万岁!”“共产党万岁!”“中国人民解放军万岁!”

检阅完毕,毛主席下车微笑着走向在场的民主人士,并和他们一一握手、问候、合影。

阅兵结束后,吴烈护送毛泽东等中央领导人乘车前往香山暨党中央的临时驻地。毛主席入住香山双清别墅,这里原是清代静宜园的松坞云庄,后为香山慈幼院创办人熊希龄的私人宅邸。毛主席在这里一直居住到开国大典前夕,才移居中南海。朱德、刘少奇、周恩来、任弼时入住静宜园28景之一的来青轩。

为了保卫毛泽东等中央领导人的安全,专门成立了由中央社会部、中央办公厅、华北军区、平津卫戍司令部、207师、中央警备团、北平公安总队、北平纠察队等单位主要领导参加的“西郊治安委员会”,中央办公厅警卫处处长汪东兴任主任,吴烈任副主任。1949年4月9日召开第一次会议,对香山的警卫和安全工作进行了部署和分工。

当时,保卫香山是警卫部队的头等大事。按照会议精神,吴烈对兵力进行重新部署,选调一些政治可靠、思想好、作风硬、具有一定警卫工作经验的优秀共产党员,为中央首长作卫士。同时,组织部队对香山地区开展深入细致的社会调查,掌握民情和匪特活动规律,对警卫区域展开大规模检查,清除了许多炸药、手榴弹和各种武器弹药和危险品。

 

三、警卫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

 

1949年6至7月,在召开第一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前夕,毛泽东和其他中央领导人经常由香山到中南海开会、办公,从郊区到市内愈来愈频繁。第207师不仅要担负毛泽东等中央领导和军委机关的安全警卫任务,还要承担维护北平市的社会治安和卫戍任务,警戒区域由以香山为中心的西郊扩大到市内,吴烈先后把第620、621团调进市里,接替第41军南下后的城内防务,但是一个师的兵力明显不够使用。为此,吴烈和邹衍经过考虑,联名向中央写了一份报告,建议以第207师和中央警备团为基础成立一个纵队,加强保卫党中央和卫戍北平的武装力量。

8月31日,中央军委发布命令,成立中国人民公安中央纵队(军级单位),吴烈任司令员,邹衍任政委。下辖2个师,原第207师整编为公安中央纵队第1师,吴烈兼任师长,邹衍兼任政委,主要担负中共中央领导与机关、各民主党派负责人及外国驻华使馆等警卫任务;以原中央警备团为基础,扩编为公安中央纵队第2师,刘辉山任师长,张廷桢任政委,担负中共中央书记处及中央各部委办的安全警卫任务。朱德在公安中央纵队成立大会上讲:中央迁移进驻北平,有了你们这支政治上可靠,军事技术过硬,熟悉警卫业务的部队,北平的社会治安定会日趋好转,中央领导同志和中央机关的安全就更加有保障。

9月17日,新政治协商会议筹备会第二次会议正式决定,将新政治协商会议定名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决定于9月21日召开第一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会议的议题为:1.确定国名。2.确定首都。3.确定国旗。4.确定国歌。5.确定首都名称。6.确定是否建立人民英雄纪念碑。7.选举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8.通过具有临时宪法性质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

公安中央纵队成立后,担负的第一项重大任务就是警卫第一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这是中共中央进驻北平后召开的第一次重要会议,国内外都在关注,也成为敌特破坏的重要目标。

9月20日,在第一届政治协商会议召开前夕,北平纠察总队配合北平市公安局以突然的行动,一举逮捕潜伏在市内的武装土匪头子王凤岗部土匪175人,给敌人以沉重打击。同时,公安中央纵队警卫营包围了原国民党北平市党部,抓获前来刺探军政情报、盗窃政协文件、调查民主党派和起义将领情况的中统特务赵冰谷。

面对复杂严峻的会场内外安全保卫形势,吴烈紧急组织全纵队对市区和郊区进行敌情调查,协同公安机关侦察搜捕暗藏的特务分子,仅西郊即查获逮捕反革命分子7人,发现嫌疑分子36人,搜缴隐藏枪支23支,手榴弹10枚,特别是对中央首长经常通行的道路、桥梁,更加严密防范。同时,对会场内外的警戒哨位,在原来的基础上增设了33个固定哨和3个游动哨;工兵班每天都要用探雷器对会场内外进行安全检查,严防敌人埋设爆炸物。所有驻城内、城外的部队都加强了戒备,防止暗藏敌人伺机进行破坏活动,确保了会议的顺利召开。

 

四、警卫开国大典

 

第一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确定10月1日举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大典。消息一传出,台湾国民党十分震惊,密令隐藏在北平的特务组织要不惜一切代价进行破坏活动。吴烈受命公安中央纵队保卫开国大典。

吴烈和政委邹衍反复研究,制定了开国大典警卫方案:以天安门和观礼台为重点,进行严密控制;以武装警卫为主,辅以便衣警卫;各出入口设立由干部为主的验证岗,一方面是维护秩序,更重要的是严防破坏分子混入警戒区域。

现在的前门饭店,当年叫亚洲饭店,提前来北平准备参加开国大典的各方代表就住在这里。台湾国民党当局得知这一情况后,密令潜伏在北平的特务吴瑞金潜入饭店进行暗杀破坏。

9月24日天刚亮,吴瑞金化装成一个送菜的农民来到饭店门口,他挑着一担新鲜菜,告诉执勤哨兵,菜是前一天饭店采购员王强叫送来的。饭店确实有个叫王强的采购员,哨兵检查完准备让吴瑞金进去时,他露出了破绽。由于紧张额头出汗,他抬手擦汗时露出又白又胖的手臂,农民每天在地里风吹日晒,不可能皮肤这么白,他的身份引起哨兵的警觉,随即将他带到值班室进行询问,越问吴瑞金的破绽越多,他见自己身份暴露,企图服毒自杀,被眼疾手快的执勤战士制服,从他的菜筐里搜出一枚定时炸弹。

国民党这一周密计划破产,台湾特务头子毛人凤听说后,呆坐在沙发上足足有半个小时。蒋介石得知,又将毛人凤找来大骂一顿,并责令他不惜一切代价,10月1日要听到天安门的爆炸声。随后,毛人凤采用第二套方案,就是派特务四处开花搞暗杀活动。

为了将北平“打扫得干干净净”,吴烈带领公安中央纵队与隐藏的和公开的匪特进行了殊死的搏斗。

开国大典前夕,公安中央纵队对城区的每一条街道、每一条胡同进行拉网式的清理,先后逮捕了国民党“党通局北平区第二分局行动组”杨金富等14名案犯,捕获惯匪、恶霸3000多人,缴获大批枪支弹药,封闭妓院250多处。大量案件的破获,使北平的社会治安从混乱动荡趋于稳定。

天安门城楼的警卫,是开国大典安全保卫工作的重中之重。当时,天安门城楼上的鸽子、麻雀、燕子很多,自明、清两朝以来就没有人清理过,鸽子粪、鸟粪有一尺多厚。警卫营的战士仅用十多天时间,就清理出十几吨鸽子粪和鸟粪。随后,他们又用探雷器将城楼逐段进行安全检查,并派哨兵24小时昼夜执守。

10月1日凌晨5点,整个天安门广场、城楼上下、金水桥、东西观礼台,包括中山公园、劳动人民文化宫等地带和路口,全部由公安中央纵队戒严。司令员吴烈带领1师、2师有关领导来到现场,对每个值勤点逐一进行检查,反复叮嘱指战员在开国大典期间要提高警惕,恪尽职守,严防敌特破坏,在安全上绝不能出任何纰漏和闪失。当他看到每一个警卫战士百倍警惕地坚守在各自的岗位上时,脸上露出满意的微笑。

下午2点多,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任弼时的车先后开进天安门城楼后面的停车场,接着是宋庆龄、李济深、黄炎培、张澜、沈钧儒、林伯渠、董必武、赛福鼎、郭沬若等的车依次停下,下车后大家相互握手致意,由周恩来引导一起从天安门城楼西边人行道慢步走上城楼。当毛主席出现在城楼上时,整个天安门广场欢声雷动,鼓掌声、高呼“毛主席万岁”声响彻云霄。

3点整,中央人民政府秘书长林伯渠宣布典礼开始。在雄壮的《义勇军进行曲》和礼炮声中,毛主席按下电钮,把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面五星红旗缓缓升起。随后,5000多只和平鸽冲向蓝天。毛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向全国人民、向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广场上一片欢腾,热烈的掌声、激昂的口号声经久不息。中国人民从此站立起来了!

当军乐队奏响《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时,朱总司令乘上检阅车,沿着东长安街缓缓行驶,检阅由1.9万人组成的受阅部队。检阅完毕,朱总司令回到城楼,宣读了《人民解放军命令》,要求中国人民解放军全体指战员继续努力,迅速肃清国民党反动军队的残余,解放一切尚未解放的国土,同时肃清土匪和其他一切反革命分子。

朱总司令宣读完命令,阅兵分列式开始。最前面是陆、海、空军战士护卫的“八一”军旗,正步走过天安门广场,接受毛主席的检阅。后边是步兵、空军、海军、公安中央纵队方队。用汽车和马匹牵引的地面炮兵方队和高射炮兵方队紧随其后。当坦克方队、飞机梯队和骑兵方队通过时,检阅台上发出阵阵欢呼声。最后是群众游行队伍,他们高呼:“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毛主席万岁!”通过天安门并涌向金水桥。毛主席右手挥着帽子,向广场和观礼台的人们致意,并高呼:“人民万岁!”到此,30万人参加的开国大典盛会圆满结束。在吴烈等指挥下,天安门广场、城楼、市区、郊区上千个哨位上的警卫战士,忠于职守,高度警惕,连续奋战十几个小时,胜利完成了开国大典的安全保卫任务。

新中国成立后,吴烈历任公安军参谋长、北京卫戍区首任司令员、人民武装警察部队副司令员、公安部队副司令员、第二炮兵和武汉军区政治委员,北京军区副政委、顾问等职,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吴烈一辈子从事保卫毛泽东等中央领导的警卫工作,被人们称为“红色警卫将军”。

 

责任编辑:张国民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栏目导航
Copyright © 2018-2021 中创文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1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
<span id='StuX'><samp></samp></span><small id='qNZJu'><ol></ol></small><center id='erHFJSrt'><tt></tt></center>
<code id='CIFUldW'><center></center></code>
    <label id='WZCS'><samp></samp></label>
      <caption></caption>
      <cite id='DfIvkYFP'><comment></comment></cite><cite id='OjfwF'><xmp></xmp></cite>
        <l id='oKfT'><bdo></bdo></l>
        <font id='DB'><strike></strike></font><label id='cxkGpR'><ins></ins></label>
        <samp></samp>
            <del id='Hc'><option></option></del>
              <optgroup></optgroup>